“最南端滑雪场”的冰雪

桂林的冬天潮湿阴冷,却罕见冰雪。

沿着盘山公路而上,窗外的绿树一闪而过;行至山腰,还能看到雾凇;快到山顶时,大雾和云海遮住了前路,朦朦胧胧间,一条雪道出现在路的尽头。

滑雪场开业前,需要提前20天备冰。3台制冰机昼夜不停地喷出碎冰,再用压雪车,将这些冰铺平、压实,制成长150米、宽80米、厚1米的滑雪道。

位于桂林市全州县的天湖滑雪场,是华南首个高山户外雪场,也是中国最南的户外雪场,让很多南方人感受到了冰雪的魅力。

2015年,北京获得第24届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主办权。在申冬奥过程中,中国正式向国际社会做出“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承诺。第二年,天湖滑雪场由北京鑫福海工贸集团投资建设,一期投资过亿。

如今,天湖滑雪场已经走过4个雪季,总计营业天数约300天,在近20万的游客心中撒下了冰雪的种子。

2月13日,桂林全州天湖滑雪场,游客正在冒雨滑雪。新京报记者 吴采倩 摄

在南方建一座滑雪场

雾气还没散去,五颜六色的身影就已飘在雪道上,若隐若现。

在海拔1700米的天湖度假区,冷冽的群山上立着高高的风车,云雾缭绕。山与山之间,有一条洁白的雪道,两旁立着绿色的制冰机,巨大的“炮口”不停地喷着白雾。

“桂林的温度和湿度比较高,雪场以人工制冰为主。”天湖滑雪场外场负责人洪廷秀说,雪道上的“雪”其实是打得很碎的冰,“滑起来跟真正的雪差不多。”

洪廷秀介绍,温度在零下七八摄氏度,空气湿度在40%左右,才适合人工造雪。而桂林的温度没有那么低,湿度却常常“爆表”,人造雪花一喷出来就变成了水。只有在特定条件下才会制雪。

这条长150米、宽80米的初级滑雪道,来之不易。

南方较高的温度和湿度,对冰雪是一种消耗。雪场开业前,洪廷秀就会启动3台制冰机组,连续工作20天,为滑雪道备冰。一台制冰机工作24小时,可以生产200立方米的冰,3台制冰机运转20天,大约能生产10000立方米的冰。每日电费,就需要约3万元。而同样的雪道,在北方,只需造雪三四天。

雪场开业前一晚,工作人员会驾驶压雪车,将这些冰铺平、压实,制成1米厚的滑雪道。此后,制冰机仍旧日夜运转,以维持日常消耗掉的冰,每天营业结束后,再用压雪车把冰压平压实。

五年前,洪廷秀第一次听说要在南方建雪场,他的第一反应是“不可能”。

2017年7月,洪廷秀从黑龙江亚布力滑雪场退休,那是国内最早建成的滑雪场之一。天湖滑雪场的建设方邀请他来桂林,希望能在南方建设一个初级滑雪场,坡度在10度左右。他们形容自己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当时进山的二级公路还没修好,开过弯弯绕绕的泥路,洪廷秀来到了天湖湖畔东侧。眼前是一片荒地,泥泞不堪。连月降雨,山路被冲毁了,建设的工期也受到影响。南方潮湿多雨的气候,对于雪场而言,也是不小的挑战。

天湖滑雪场总经理刘亚利回忆,建设滑雪场也是响应国家体育总局号召,落实《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实施纲要》,积极实践国家关于冰雪运动“南展西扩东进”的战略。

“我们想让南方没有机会接触冰雪的游客,在自己家门口,尽情体验白雪飞扬的乐趣。”刘亚利说。

从天湖滑雪场滑下,可以看到远处的群山和风车。受访者供图

“滑雪时感觉像在飞一样”

在华南第二高峰真宝顶的山峦间,散落着13座碧绿如玉的湖泊,这是高山湖泊群——桂林全州才湾天湖水库。而滑雪场坐落在天湖生态旅游度假区天湖湖畔东侧,平均海拔1700米,由北京鑫福海工贸集团投资建设,一期投资过亿。

经过近两年的建设,天湖雪场在2018年年底正式对外营业。

开业那天,洪廷秀滑了几趟难度更高的单板。对于这位驰骋雪道三四十年的东北老将,滑这条初级雪道是小菜一碟。飞腾于雪道之上,望着远处的青山,他感叹:“感觉非常好,像滑真雪一样。”

粟柚椿的家就在山下。当他听说山上要建一个滑雪场时,觉得新奇又不可思议。桂林位于广西的东北部,全州县又有“广西北大门”之称,冰雪罕见。在山上,粟柚椿偶尔能看到雾凇,晶莹的冰珠挂满树枝,但从未想过能滑雪。

2018年雪场开业后,粟柚椿成为了外场的工作人员。工作不忙时,他可以尽情在雪场驰骋,这也是他工作的动力,“南方人对滑雪好奇嘛,来这工作就是想滑雪。”

回忆起第一次滑雪,他仍旧兴奋。雪场开业那天,粟柚椿领了滑雪装备就往外冲,“那是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兴奋。”刚穿上滑雪靴,他就发现了滑雪与想象中的不一样,感觉自己的双脚像被绑住了,突然不知道怎么走路了。

乘上魔毯,来到坡顶,恐高的他突然发现这个坡很高,有点害怕。接着是一次又一次的摔倒,他几乎是从坡上滚下来的,浑身酸痛。第二趟,他找了教练指导:重心向前,小腿压着雪鞋,滑雪杖往后撑;刹车时,双腿往外撑,呈“内八”字……

那天摔了十几次,粟柚椿不仅学会了滑雪,更懂得了“坚持”的意义。

“天天滑雪,就很爽!”田屹丰也是桂林本地人,在天湖滑雪场当教练。第一次滑雪,是在神农架滑雪场,他瞬间爱上了这项刺激的运动,“滑雪时感觉像在飞一样。”

大学毕业后,田屹丰参加了司法考试。等待成绩时,他想找一份工作度过缓冲期,便找到了家门口的滑雪场。能滑雪,是他选择这份工作的重要原因,现在他每天穿着荧光色的教练马甲,穿梭在雪道上,仿佛是一只快乐的精灵。

2月13日, 田屹丰正在滑雪场工作。他是桂林人,也是天湖滑雪场滑雪教练。新京报记者 吴采倩 摄

冬奥掀起的“冰雪热”

2月13日,下着大雨,雪道上仍有几个倔强的身影。60岁的邓建国是其中之一,他穿着蓝色的滑雪服,用力地撑着雪杖向前滑,丝毫不顾身上的雨水。

从坡上滑下来,邓建国摔了三次。面对陌生的冰雪,他起初是兴奋,接着又感到有点害怕。摔了,爬起来,再滑,再摔,再滑,慢慢地,他克服了恐惧,觉得摔跤也是一种乐趣。

“冰雪的乐趣,只有走到雪场,才能体会到。”邓建国去过欧洲旅游,看过阿尔卑斯的雪山,也看过很多滑雪的视频。穿上滑雪服的那一刻,他才发现真的冰雪运动与想象中的不一样。

“看冬奥会比赛,看得热血沸腾,我们也想来体验一下。”妻子王丽娟迈着战战兢兢的步子,紧跟着邓建国。他们从桂林市区开车三四个小时才到这儿,在酒店住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便到了雪场。

不一会儿,雨停,山现,远处的风车悠悠转动。邓建国享受这种与大自然亲近的机会,“高山白雪,云雾缭绕,在这滑雪也是一种享受,感觉有点梦幻。”

在蒙蒙细雨中滑了一两个小时,王丽娟觉得有点累了,便停下来休息。她感慨,“看冬奥会时,感觉运动员们滑起来好像很轻松。自己尝试后,才能体会到他们背后付出的努力。”

对于年近花甲的他们来说,参与冰雪运动,也是在寻找童趣。在邓建国印象中,桂林上一次下大雪还是十几年前,之后城区几乎很难再看到雪花。自己儿时堆雪人、打雪仗的经历也一去不复返。

王丽娟是一名幼儿园老师,她想在亲身体验冰雪运动后,也鼓励下一代的孩子们尝试冰雪运动,从小培养他们对冰雪的热爱,增强体质的同时培养坚韧的品质。

开业至今,天湖滑雪场已接待近20万的各地游客,大部分是像邓建国一样的初次滑雪者。

“春节期间接待游客量超1万人,同比增幅非常大,这也得益于冬奥会的举办。”刘亚利介绍,天湖滑雪场组织了“冰雪走进校园”的活动,为到访的中小学滑雪爱好者们免费进行滑雪知识与技巧培训。而在滑雪场的大厅里,也摆放着冬奥会相关展板,冰墩墩和雪容融成为游客拍照的打卡点。

冬奥掀起了“冰雪热”。据《2020年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2018年至2020年的滑雪人次,从1970万人增加至2076万人,滑雪场的数量也随之增加。

来自东北的武兴前是滑雪总教练,每到雪季,他会来到桂林进行技术指导。近些年,他明显感觉到南方滑雪市场的兴起,滑雪运动逐渐大众化,也有了更大的市场。但他仍旧提醒大家,滑雪是一项高危运动,需要注意安全第一。

今年冬季,冷雨来袭。但洪廷秀发现,游客的滑雪热情并未受到天气影响,滑雪场接待人数最多的一天是1700人。“下雨也要滑,大雾也要滑,南方人对冰雪运动的热情很高。”

2月13日,邓建国一大早来到滑雪场,冒着小雨滑雪。新京报记者 吴采倩 摄

“三亿分之一”

在去滑雪场前,谢宏德特地打电话问了当地的温度,他担心雪会化掉。

这个土生土长的桂林人,没有见过真正的大雪,更别提滑雪了。2月13日,他自驾5小时,从恭城县来到了全州县。

一进滑雪场,他的顾虑就被现场的制冰机打消了。高山白雪,那条长长的雪道散发着迷人的魅力,“我和女儿都没见过雪,趁着冬奥会,想来体验一下冰雪运动。”

在天湖滑雪场,有很多初次见雪的小朋友,他们走路像一只只小企鹅。有些小朋友会激动地在雪地上打滚,兴奋状态能持续一两个小时。

7岁的谢琳琳穿着红色滑雪服,初次滑雪,她毫不胆怯,跟着教练从坡顶往下滑。这得益于她的滑冰经验,两年前,谢宏德给女儿报了一个旱冰班,不料碰上了疫情无法上课。他在客厅里,教会了女儿滑冰。

冬奥会期间,谢宏德和家人一起看了开幕式和比赛,他希望能培养孩子的民族自豪感。而运动员身上那种不服输、不放弃的精神,也是孩子们需要学习的。谢琳琳喜欢看滑冰和滑雪比赛,寒假即将结束,她对谢宏德说:“爸爸,我也想去滑雪。”

游客在滑雪场冬奥展板前拍照留念。新京报记者 吴采倩 摄

第一次滑雪,谢宏德父女就展现了良好的平衡感。教练说了一些动作要领,他们便能自己从坡道上滑下来了。“很兴奋,虽然开始滑的时候摔了几跤,但还是觉得很好玩。”

在谢宏德的记忆中,桂林好像在2008年下过一场大雪,但他恰好没赶上。这次带女儿来滑雪,也算是补回了自己当时的遗憾,也希望女儿在滑雪后能有不放弃的韧性。

刘慧也有相同的心愿。她对大雪的记忆还停留在1992年,住在桂林城区的她也很少能看到雪。去年,她第一次带女儿来滑雪,南方的孩子看到雪就有一种天然的兴奋感,即便滑雪很耗体力,女儿也没有喊累。

今年雪季,再次来到雪场,刘慧发现女儿变得更加自信,更加勇敢了。在刘慧看来,参与冰雪运动,也是在支持冬奥会。她也希望运动员的拼搏精神能影响孩子,“希望她从小就有一种不怕困难的信念,挑战自我。”

滑了三个小时后,谢宏德开始准备启程回家。女儿仍旧恋恋不舍,问他什么时候能再来,冰雪的种子已经撒在她的心间。

“冬奥会要带动三亿人上冰雪,我们也是三亿分之一。”谢宏德期待,下次能带妻子和小女儿一起来,一家人整整齐齐地感受冰雪的魅力。他还计划带女儿去“双奥之城”北京,去爬长城看雪,去滑真正的雪道。

1月12日,国家体育总局公布《“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统计调查报告》,数据显示,中国已实现了“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目标,全国冰雪运动参与人数达到3.46亿人,居民参与率达到24.56%。

再过一周,天湖滑雪场就要结束今年的雪季运营。

田屹丰已经通过了司法考试,他将辞去教练一职,到律所实习。这段与冰雪相关的回忆,是他独一无二的收获。滑雪带给他一种“不服输”的韧劲,将陪伴他一直走下去。

洪廷秀仍旧操心着雪场的大小事,他感受到人们对冰雪运动的热情,见证着冰雪运动逐渐大众化。冰雪带来的快乐,不分南北,他期待更多人能感受到冰雪魅力,“以后人们见面打招呼,或许会问一句,你今天滑雪了吗?”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邓建国、王丽娟、谢宏德、谢琳琳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 吴采倩 实习生 周婕妤

编辑 刘倩

校对 薛京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