旱地滑雪场的投资预计将在下一季增加

佩戴上厚重的装备,双手持雪杖下滑,迎着一望无际的天空和绵延的群山,风从四面八方吹来。“重心一定是往前,不要往后仰,刹车的时候滑雪板呈内八字。”在国内知名的河北崇礼某滑雪场,教练小马正和滑雪爱好者讲解着滑雪的技巧。

这是小马今天的第二个学员。自12月份进入雪季,他几乎每天都蹲守在雪场。冬天,他常驻崇礼,夏天就转移场地到广州融创。

谷爱凌

冬奥会时代已然来临。和许多近两年才正式成为滑雪教练的滑雪爱好者一样,冬奥会期间,小马每天都亲历着运动健儿们带来的冰雪热潮:每天人头攒动的滑雪场,全天霸屏热搜榜的冰雪赛事和一“墩”难求的吉祥物。

以2015年北京成功申办冬奥会为界,中国滑雪行业也被滑雪爱好者们粗略分为“前冬奥会时代”“近冬奥会时代”“冬奥会时代”和“后冬奥会时代”。热闹的冰雪运动下,对教练们和滑雪场从业者而言,最大的变量还是“后冬奥会时代”的市场热度。

“候鸟教练”

随季迁徙寻客,有场地费占到学费50%

由于独特的地理环境,新疆、崇礼、吉林等地成为滑雪爱好者的聚集之地。进入夏季,滑雪场地就向南方的室内滑雪场迁移。与小马一样追雪,往返于南北的教练还有很多,他们被学员亲切地称为“候鸟教练”。

自2015年北京冬奥会在吉隆坡申请成功后,赛事的筹办推动着冰雪运动和旅游的快速发展,带动冰雪消费迅速崛起。这也带动了一大批滑雪爱好者投入执教。

2022年2月6日,陕西,练习滑雪的人

对于从业多年的滑雪教练小陈而言,早期冬奥会还未申报成功,国内滑雪培训体系也尚未健全时,他已经和几个朋友一起,天天研究学习国外的滑雪视频,慢慢从一名滑雪爱好者成长为一名专业的滑雪教练。“后来赶上了‘三亿人上冰雪’这一号召,也就莫名其妙走在行业的前列。”

近冬奥会时代,滑雪也从一项小众新潮运动成为许多民众的冬日标配。2022年1月25日,商务部市场运行和消费促进司负责人徐兴锋表示,北京冬奥会开幕在即,各地都掀起了冰雪消费热潮,一些电商平台滑雪用品销量增长一倍以上。

在室外滑雪场忙碌一天后,小马需要驱车40公里才能回到他在市区的家。每天坚持露面的背后,是小马特意维持的高曝光度,“这样滑雪爱好者和游客才能找到我,而不是找别的教练。”

此外,他和许多教练一样,也在短视频平台上运营了自己的自媒体号。每晚上完课,他还需要抽出一小时来剪辑发布视频,这是他用来吸引顾客,推销自己的主要变现渠道。

客源是教练们能力和收入的直接体现。“所以,与雪场签约的好处是,遇上集体出来游玩的冬令营队伍,我们教练也可以直接从滑雪场处得到一些学员的资源。”

赶上冬奥的冰雪热潮,小马的学员也日益增多,但随之上涨的还有滑雪的成本。对小马而言,每次滑雪教学一般是两个小时,如果每天能实打实上四小时课,估计能为他带来1000元的收入,不过学费要比此更高。

“这其中的差价源于雪场的场地费。学员缴纳的费用中,有一半要上交雪场。”小马介绍,从前年开始,教练进入滑雪场教学需要去雪场签约,加收场地费,“有的滑雪场甚至高达50%。”

小马介绍,从前年开始,教练进入滑雪场教学需要去雪场签约,加收场地费

在市场上,滑雪授课价位一般是每小时400元到700元不等,小马的授课费是每小时500元,“这种收费标准在滑雪圈里算中等。”他表示,以3小时费用为1200元类为例,因为场地费的上涨,今年很多教练的3小时费用都变成了1800元。

2022年2月5日,游客在山西省运城市万荣县孤峰山滑雪场挑选滑雪装备。

由于在雪场中难以界定是游客还是教练学员,近来因场地费发生矛盾多发。

其中有一些是滑雪教练为躲避场地费编出的话术。据小马了解,在北京某大型雪场,如果不与雪场签约,被逮到话就要加码,“场地费直接从50%上升至70%。”但同时也产生了类似证明“我老婆是我老婆”等事件,“比如我教我老婆,教个朋友,又不挣钱,雪场也会要求给场地费。”

教练小艾每年夏季都会到南方某室内滑雪场授课,她介绍,滑雪场一般是禁止黑教练,但也因此客观上制止了爱好者之间的互助。在她看来,“游客既然已付门票费入场,滑雪场就应该提供足够的滑雪场地服务。”

滑雪教练正在教学

滑雪场投资

赛道回本周期长,盈利模式单一

2022年1月底,一项投资2000万元的道路改造工程正在施工。道路通往的是位于江西铜鼓的七星岭滑雪场,届时便捷的交通将会吸引更多游客上山滑雪。

七星岭滑雪场(资料图)

七星岭滑雪场是江西甚至南方地区第一家室外高山野外滑雪场,于冬奥会申办成功前后筹建,在冰雪“南展西扩东进”下,至今已有6年历史。

据报道,该滑雪场由当地村民和有实力的投资方筹建,总投资超8000万元,重金引进了国外高科技人工降雪系统和雪道平整车,拥有雪具3000套、专业教练50余名。

该滑雪场工作人员介绍,近4年来雪季接待人数破十万,顾客大多数来自江西以南的地区,“如江西、湖南、广东等,不少是游客,来南岳衡山后又来滑雪。”

近年来,国内滑雪场数量随行业协会规模的增长不断攀升。《2016-2025年冰雪运动发展规划》数据显示,整个滑雪市场规模预计将在2025年达到1400亿。国元证券数据也显示,国内滑雪场数量从2015年的348个增长至2021年的1457个,年复合增长率达到了17%。

滑雪场是一门重资产生意。业内人士介绍,“一条缆车需花费数千万元,一个雪场的整体投资在数亿、数十亿元,这都很普遍,也很正常。”

业内人士介绍,滑雪场前期投资大,回本周期长,通常以十年为单位。因而,“现阶段客流虽多,但门票、雪具租赁费、场地费等收入,短时间内还不足覆盖其高额投资。”

山东青岛西海岸新区藏马山滑雪场

雪场的日常运营成本也不容小觑。具有华东地区唯一专业赛事级高级雪道的浙江安吉某滑雪场,人工造的雪铺满了整片云上草原。与北方能维持四五个月雪季的天然雪场不同,南方的雪季一般只能维持两三个月。

该滑雪场工作人员介绍,滑雪场日常需配备造雪机,随时造雪补雪。“我们整个雪季的造雪成本预计高达几百万元,远远高于北方。”

崇礼万龙滑雪场的董事长罗力也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达过投资回报周期长的观点,以万龙滑雪场为例,自2003年雪场开业以来,连续亏损11年,直至2015年才开始盈利。

滑雪爱好者在崇礼万龙滑雪场练习

单一的盈利模式也是让许多滑雪场难以获利的原因之一。据Mob研究院《2020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目前国内垂直落差100m以下的小型滑雪场占比近80%,除了滑雪服务外,盈利模式单一。

即便冰雪热度不断增高,但在巨大的支出和只有单季营收旺季的滑雪场面前,投资者们也多持审慎态度。多位从业者透露,目前国内大部分雪场仍处于亏损状态,靠增加教练的场地费创收只是一方面,重要的是改变盈利模式。

也不乏在冬奥会冰雪热潮下豪赌加注的资本。七星岭滑雪场开园已有六年,面对逐日增多的客流量,该雪场工作人员透露,目前雪场正在进行二期工程筹建,预计投入资金近3亿元。

后奥运会时代

滑雪市场发展空间大,有望实现全季运营

冬奥会已经来临。对教练们和滑雪场而言,最大的变量还是“后冬奥会时代”的市场热度。

对冬奥会之前就接触了滑雪的教练小陈来说,他和朋友们一起见证了滑雪市场的蓬勃发展。“最大的政策红利就是带动了很多人参与冰雪运动,这片蓝海也确实带来了很多就业机会,如教学、卖雪具装备、外滑等滑雪服务。这是‘三亿人上冰雪’的号召促进的好现象。”

滑雪爱好者正在滑雪

许多滑雪场也趁着冬奥会带来的红利寻求破局。不少大中型雪场开始探索以周边酒店、民宿等资产创收。据介绍,拥有300多名教练、5条雪道的浙江安吉某滑雪场,近年来开通了1688元的观光加滑雪年卡,试图通过打造滑雪、观光、酒店、民宿等一系列配套设施拉动消费。

附近的民宿老板也感受到了滑雪场带来的红利。民宿老板介绍,“今年因为冬奥会举办,客人明显比去年多了一倍不止,从去年12月到2月,整个滑雪季的客房基本已经排满。”

谷爱凌在尖锋旱雪场训练时的场景

为了弥补只有单季是营收旺季的尴尬局面,国内也陆续出现“旱雪”场地,可以不受气温影响,一年四季营业。“这对延长滑雪场的旺季时长,转变滑雪场的盈利模式,是一个良好的信号。”

这种模式也在《2020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中得到印证。资料显示,“在未来,滑雪场有望实现全季运营,在非雪季经验越野山地车、真人CS等项目,不断丰富业态,向集旅游、文娱、商业、地产为一体的冰雪小镇发展。”

和许多教练一样,在冬奥会期间,小马每天都亲历着冬奥会运动健儿们带来的冰雪热潮。每天人头攒动的滑雪场,全天霸屏热搜榜的冰雪赛事和一“墩”难求的吉祥物,这让小马对未来的滑雪市场充满信心。

教练小陈也坦言,他从来不担心国内滑雪市场热度的下降。据他了解,各个国家的滑雪运动都是一起步后就一发不可收拾。“比如当年日本还不了解滑雪的时候,是X Games(世界极限运动会)到了日本,带动了日本的全国滑雪潮。到现在,日本对滑雪这项运动还是很热爱,而且不断推出一些新的滑雪技术,滑雪运动也普及到了小学。”

据Mob研究院《2020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分析,目前国内滑雪行业渗透率不足1%

尤其是,目前中国的滑雪市场发展空间还有很大。据Mob研究院《2020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分析,目前国内滑雪行业渗透率不足1%,而美国和日本这一数据接近10%;瑞士、奥地利则超过30%。

靠着多年持之以恒的训练,小陈教练已经拿到了ML中国区的品牌赞助和Uniboard成都极限俱乐部的赞助,也成为了他们的滑手。在他看来,中国滑雪运动快速发展中,难免存在一些问题。“现在整个行业还是有点乱,不管是教练资质问题,还是雪场收费和盈利模式等,但慢慢都会正规起来,滑手、教练和俱乐部等,都会是适者生存,优胜劣汰。”

和教练小陈一样,小马也相信,“最后留下来的都会是热爱这个运动和行业的人,而不是进来纯捞金的。”

红星新闻记者 蔡晓仪 潘俊文 实习生 万箫桐

编辑 郭宇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