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地产老板投资滑雪场哪个更好?

文|风马牛 (微信公众号:冯仑风马牛)

01

投资9岁谷爱凌的人

位于北京密云的南山滑雪场通常是谷爱凌回国训练的主场,于2001年建成。北京最早一批大众滑雪场多数建于这一时期。

南山滑雪场创始人卢建在谷爱凌9岁时就认识她了。据《财经》报道,2013年夏天,谷爱凌跟卢建学习道具技巧,让卢建眼前一亮。「当时就想超越国界去支持她,没想过她会归化中国。」

滑雪是一项烧钱的运动。出于惜才之心,卢建不仅为谷爱凌提供滑雪装备,还包下了她和母亲每年从美国往返北京的机票。今年元旦,谷爱凌在自由式滑雪世界杯卡尔加里站U型场地夺冠,卢建到场观战,谷爱凌还将标志冠军胜利的香槟酒送给他。

在中国滑雪圈,卢建是一个绕不开的名字。专职滑雪事业之前,卢建最早在国务院研究室工作,期间出国考察过国外滑雪场,被深深吸引,90年代初下海,担任中国国际期货公司总裁,投资了中国第一个滑雪度假村——亚布力风车山庄。

投资亚布力这笔钱是中期公司原计划拿来盖楼的,地址都选好了,位于北京健翔桥东南角,转而投入滑雪场这桩前途未卜的生意,引起公司内部很大争议。卢建给出的理由挺让人信服:「北京大厦太多了,建了也不是地标性建筑,但把这个钱拿来投资亚布力,是中国第一座大型滑雪度假村,填补了一个产业空白,意义完全不一样。」

那是「中国滑雪者可能不到500人的年代」。亚布力风车山庄耗资3.2亿,1996年落成,一时风光无限,成为中国第一次主办亚洲冬季运动会的运动员村。但中期公司因为经营压力,仅运营了三年就把这处滑雪胜地转手他人。

卢建后来也离开中期公司,全身心奔赴滑雪事业,2001年在北京密云筹建了南山滑雪场,运营至今。

比南山滑雪场更早的是位于延庆的石京龙滑雪场,1999年建成,被认为是北京第一家大众滑雪场。2016年万科入股,成为万科在北京的第一个冰雪根据地。

好利来创始人之一罗力就是从石京龙滑雪场的第一批客人,变成狂热的滑雪爱好者,2003年索性自己带着5000万进场,在河北张家口崇礼投资成立万龙滑雪场,亲自担任董事长。这一年,好利来在全国的连锁店开到了600家。

罗力留一脸大胡子,因为 「冬天滑雪的时候胡子可以护脸」。他既是投资者也是消费者,有一次在自家滑雪场乘缆车时听到一位雪友说,这个雪场一定赔钱,希望老板要坚持住。这句话让他很感动。

这位雪友说得不错。罗力说过,在中国凡是做雪场的没有不赔本的,投资越大赔得越多。有些滑雪场投资人,最初确实是「为爱发电」,另外一些是地产商。

罗力罗红这对兄弟都是「不务正业」的典型。弟弟罗红痴迷摄影的故事很多人都知道,他的罗红摄影艺术馆坐落在顺义区机场高速出口附近,耗资5亿,花了6年时间建成,据说连年亏损。哥哥罗力的滑雪场「开业以来连续亏损11年,直到2015年才盈利」。2015年北京成功申请冬奥会,滑雪人口增多,一些滑雪场的境况才慢慢变好。

中期公司撤出亚布力后,亚布力滑雪场几易其主。新濠中国成为第一个「接盘者」,其老板何猷龙是已故「赌王」何鸿燊之子。

何猷龙摩拳擦掌,预备大干一场,斥资上十亿,聘请国际管理团队和顶尖设计机构,对风车山庄进行了重新规划建设,并更名为新濠亚布力度假村。此外,新濠中国还收购了吉林北大壶和北京莲花山滑雪场,计划在全国形成多家滑雪场的联动。

但滑雪场投资回报周期太过漫长,新濠眼看盈利遥遥无期,又遭遇2008金融危机,只能将心血甩卖。2010年,亚布力迎来了第三个主人,中诚信董事长毛振华。几年后,这里上演了轰动一时的「毛振华控诉亚布力管委会事件」。

虽然有「投资不过山海关」的说法,但东北作为冰雪资源的宝地,还是引来投资商们前赴后继。

2001年正月十五,亚布力滑雪度假区举办了首届中国企业家论坛,也成为其永久会址。瑞士滑雪小镇达沃斯有世界经济论坛,亚布力论坛与之看齐,有「中国达沃斯」之称。

亚布力滑雪场也是不少中国企业家的滑雪启蒙之地。王石就说过,自己的滑雪初体验是在亚布力。每年亚布力论坛之后,有参会者会逗留几天,过足了滑雪瘾才离开,可谓工作娱乐两不误。

毛振华入主的2010年,亚布力引进了地中海俱乐部(Club Med),将亚布力度假区交给其代为运营,这家公司是1950年成立于法国的度假村运营机构。也是这一年,郭广昌的复星集团收购地中海俱乐部7.1%股权,亚布力因此成为地中海俱乐部在中国落子的第一个项目,此举也让复星拿到开展东北冰雪事业的入场券。2015年,复星获得地中海俱乐部控股权,同时进军文旅板块。

2018年,复星分拆的复星旅文上市。据其官方微信号显示,目前复星旅文旗下关于滑雪产业的布局为:滑雪度假村(Club Med)+城市室内滑雪(复游雪)+滑雪场运营(与法国阿尔卑斯集团CDA在中国合资)+滑雪专业课程+滑雪专业装备的全产业链生态。2021年半年报显示,复星旅文仍处于亏损状态。

02

三大地产商逐梦滑雪场

不仅是复星,中国地产商们的冰雪事业大多是从东北出发的,王健林和王石也曾在吉林长白山「短兵相接」。

万达最早布局文旅产业,就是跟冰雪打交道。

2008年的东北亚博览会上,王健林、黄光裕、卢志强等企业家受邀前往考察当地的旅游产业。王健林对滑雪项目兴致很高,第二年6月就拉上泛海集团、大连一方等成立了长白山国际旅游度假区开发有限公司,万达出资最高。史玉柱的巨人集团和郭广昌的复星集团最初也表示了兴趣,但最终改变主意,随后其他投资方陆续加入,股东数量从最初的4个扩至5个再到7个。

长白山度假区于2012年完工,王健林接着开始物色下一个目标。哈尔滨项目2013年开始酝酿,2015年又将筹备广州和无锡万达冰雪乐园提上日程,从北向南辐射,为让南方人民享受滑雪的乐趣操碎了心。

但与此同时,长白山公司股东陆续退出的事实表明,长白山滑雪项目的经营状况并不乐观。据天眼查:2013年,联想退出;2014年,亿利退出;2016年,泛海退出;2017年6月,万达退出;2020年,用友退出。最终,股东一栏仅剩孤零零的大连一方。

大连一方董事长孙喜双是2018年福布斯富豪榜上的辽宁省首富,与王健林交情深厚,也是万达的最早期投资人,此前位列万达旗下两家上市公司的自然人股东之列,至今持有万达电影的股份。2017年,孙喜双在王健林 「断臂求生」时接过了长白山项目,算得上雪中送炭。如今长白山项目虽然不再归万达所有,但滑雪场依然保留了万达的名字,由万达负责运营,万达官网上,有关长白山项目的动态保持着更新。

2017年6月30日,哈尔滨万达娱雪乐园开业,外观酷似一架巨型红色钢琴,呼应哈尔滨「音乐之都」的美誉。一个月后,这座「全球最大的室内滑雪场」就不再属于王健林。万达的长白山项目由大连一方接盘,其他13个包括冰雪乐园在内的文旅项目则卖给了融创。接下来一段时间,融创的冰雪世界在几座城市陆续开花,都是万达做的「嫁衣」。

孙宏斌不仅接手了万达的冰雪项目场馆,还在次年悉数接过了万达的冰雪项目管理团队,并于2019年3月宣布,启动文旅战略。

文旅投资是孙宏斌眼中的「诗和远方」。冬奥会前夕,孙宏斌发了条朋友圈称:2021霸屏央视,做冰雪融创会持续努力。当前冬奥会进行时,融创官网上的新闻资讯,靠前位置的几条都与冰雪业务相关,紧跟时事。据融创官网显示,融创文旅目前已全国布局23家雪场,其中7家已开业(6家室内,1家室外),南方城市居多,运营团队的规模超1000人。

融创中国2021年上半年财报显示,融创文旅营收26.1亿,利润4.4亿元,较去年同期扭亏为盈,但几亿的利润在几百亿的收购款面前,也是九牛一毛。此外,文旅板块只为融创贡献了2.7%的营收,地产业务依然是绝对的大头,占比91.30%。其中冰雪业务的数据没有单独公布,但孙宏斌看好冰雪生意,去年一度传闻融创考虑分拆冰雪业务独立上市。

万达「断臂求生」的2017年,万科成立冰雪事业部,踌躇满志入场。

实际上早在2011年,万科开启冰雪版图,纯属偶然。万科冰雪事业部负责人丁长峰在一次分享中提到来龙去脉:吉林松花湖是万科第一个滑雪项目,此前万科在吉林投资的万科城大获成功,当地政府于是邀请万科共同开发一个旅游项目,王石对滑雪度假村很感兴趣,双方一拍即合。项目2012年开工,2014年试营业,那时候没人意识到冬奥会的概念,2015年申奥成功后,万科决定乘胜追击,精准布局。

2014年8月,万科松花湖度假区开幕的新闻发布会上,王石亲自站台:「万科新十年定位将由房地产开发商转为城市配套服务商,其中重要内容之一,就是开始进军滑雪度假区产业。」王石也不止一次在微博上发布滑雪照片,地点多为松花湖,算是「为自己代言」。

王石不仅自己滑雪,还带着此前从未接触过滑雪的万科高管们一起运动。郁亮、丁长峰和当时还没出去创立优客工场的毛大庆都被赶上架,在松山湖学习滑雪。

滑雪很愉快,营收数据却很扎心。

以松花湖项目为例,度假区总投资高达400亿元,但在2016~17年雪季累计接待游客34万人次,营收1.1亿元,度假区的「雪区房」销售额也仅有3亿元,配套房产销售这一招也不灵了,堵不上滑雪场的巨大营收缺口。在此之前,万科松花湖度假区原本计划「投资回收期9年、投资利润率为25%」,看来是过于天真了。

丁长峰有过感叹,「滑雪产业是美丽又扎手的玫瑰。」挣钱太难。2020年,万科撤销独立的冰雪事业部,将其并入酒店度假板块。

最近两年,融创和万科都学聪明了,从重资产向「轻资产」倾斜——与其从零开始投资筹建滑雪场,不如对外输出运营服务。最近,融创先后与吉林北大壶、河北金山岭等签订协议,面向其输出雪场运营管理服务。万科也提出未来的目标:在北京运营管理4-5家雪场,「考虑到抗风险能力和对雪场长期发展的耐心,万科在选择运营管理的项目时,与政府或国企合作是首选。」

松山湖项目之后,万科至今投资运营的雪场共有7处。本次冬奥会,万科参股30%的北京国家高山滑雪有限公司在2018年中标延庆冬奥村和山地新闻中心建设,还将在冬奥会结束后接手场馆延庆小海坨的运营,期限为25年。

万科已撤销冰雪事业部,再加上郁亮最近抛出「黑铁时代」论断,自曝订机票不要头等舱,万科在冰雪事业上无疑会继续保持谨慎。

王健林却开始逆势而上。

尽管2017年王健林出售了13个文旅项目,并宣布万达向「轻资产」转型,但还是留了一个口子,「万达一直看好中国文化旅游行业的发展前景,今后万达将继续投资文旅产业,保留文化旅游产业的骨干团队。」

据其官网显示,从2019年7月至今,王健林至少5次到访广东肇庆。去年7月,肇庆万达国家度假区滑雪场等三个项目举办动工仪式,王健林出席,看起来消瘦很多。

天眼查显示,肇庆万达度假区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20年11月,由万达集团全资控股,万达投资集团总裁张霖担任法定代表人。此外,最近几年,万达在肇庆拿地不断。

肇庆滑雪场定位为「全球首个特大型山体室内滑雪场」。「最大」「首个」「最多」向来是万达的特色。离肇庆不远的广州,有万达当年筹建的、如今属于融创的「华南最大的室内滑雪场」,双方将在广东展开新的角逐。

靠投资滑雪场赚钱太难。有网友为投资商支招:在滑雪场周边开骨科医院最赚钱。

参考资料:

[1]《谁押中了谷爱凌?》 来源:《财经》

[2]《对话南山滑雪场卢建:解密延续18年的雪场盈利之道》 来源:懒熊体育

[3]《毛振华控诉亚布力管委会侵权,中国第一个大众滑雪场怎么了?》 来源:懒熊体育

[4]《万龙滑雪场——好利来蛋糕创始人罗力的二次创业路》

[5]《罗力:耕耘雪场十七载 播种雪花获幸福》 来源:中国体育报

[6]《复星旅文赴港前传:还原收购Club Med的「翻盘」故事》 来源:经济观察报

[7]《万科融创输出雪场运营,投资人争相往雪圈砸钱》 来源:懒熊体育

[8]万达、万科、融创官网

图片来自网络

本篇作者 | 彭彭 主编|王滔

编审|陈润江 顾问|王淑琪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